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

首页资讯›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梁书媞程清玙)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梁书媞程清玙)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

月缱绻

古代言情 梁书媞 程清玙

“月缱绻”的《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西安女考古研究员✖️香港心外科圣手】深夜,青藏铁路的火车上,播放着寻找医生的广播,上铺没戴眼镜的梁书媞把多余的葡萄糖送给了在下铺行医的医生。火车经过唐古拉山手机失去信号时,餐车里,梁书媞对面的男人仗义疏财替她现金付了早餐,当他走后,从旁人的口里才得知,原来他就是昨晚的医生。缘分使得他们在同一个旅游团里相逢,赏过林芝桃花,看过银河星空,也在大雪纷飞里里同游过八廓街。贡嘎机场外,上一秒是她情难自已主动吻别,下一秒她在飞机起飞前,将对方删除。*港城最大的私立医院大厅里,做完急诊手术的程清玙,见到了那个女人。路灯下,他问她“来香港玩,没想过联系我?”紧接着,他像是笑了一下,“哦,对了,你把我删了,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后来,他去了她的城市进修,长安城的城墙上,他们一起吹过晚风。*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而行。 ——《小王子》...

来源:cdlb   主角: 梁书媞程清玙   时间:2024-07-10 11:17

《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月缱绻”大大的完结小说《程清玙梁书媞免费阅读》,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梁书媞程清玙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梁书媞瞬间从那所谓的一眼万年中醒悟过来,把手里的杯子给了赵欣然手中,“你先喝水,我去挂号。”梁书媞跑到登记挂号的地方,掏出赵欣然的证件。…

第16章

赵欣然看着梁书媞端了水过来,在离她还有三步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整个人像是愣住了。

赵欣然追随着梁书媞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位医生,身材极好,宽肩窄腰,再看脸,面容严谨而英俊。

肚子里突然一阵拧痛,让赵欣然差点晕过去,她屁股朝右挪了两个位置,脸色苍白,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拽了拽梁书媞的衣角,用仅有的力气缓缓道

“姐妹,先看看我,别,别犯花痴了。

梁书媞瞬间从那所谓的一眼万年中醒悟过来,把手里的杯子给了赵欣然手中,

“你先喝水,我去挂号。

梁书媞跑到登记挂号的地方,掏出赵欣然的证件。

对方证件拿过去登记以后道

“挂号费700。

当工作人员说出这个价格时,梁书媞心里默念了“卧槽二字,但脸上还是镇定,

“支付宝、微信可以吗,或者刷卡?

还好出来拿了银行卡。

“不好意思,晚上这个时间,急诊挂号只收现金或者刷八达通。

梁书媞顿时汗颜,她手里的港币现金和八达通里面的余额没有这么多。

“那这儿有取款机吗,我……

她正说着,一只很漂亮的手拿了张八达通卡过来,递了进去,对里面的人道

“用呢张。

“程医生,晚上好啊。

“晚上好。

梁书媞沉默地看着眼前的台面,无由头的心虚,让她有些不敢抬头,也不敢看玻璃。

挂号单和八达通一起递出来,梁书媞接过后,稳了稳心跳,才转过身,把八达通拿给他,

“多谢啊,等会儿我取了现金,还你。

程清玙抬手取走了八达通,淡淡道

“你朋友身体不舒服?

“她吃坏肚子了,可能胃肠炎了。

“你去坐她旁边等吧,我让护士带她去分诊台,剩下的你不用管了,医院会安排的。

梁书媞本来心一直吊着,一半是因为赵欣然生病,另一半是因为遇见他,但慢慢的,她的心又定了下来。

她坐回到赵欣然旁边,赵欣然好像又好一点了,有心思八卦了,

“不是吧,姐妹,怎么回事,就这么聊起来了?

梁书媞没回答,护士就过来了,用的普通话,

“这位女士,我带您去分诊室,走吧。

梁书媞站起来要跟着去时,程清玙却挡了路,

“她有人照顾,你不用跟着了。

她也就停住了步伐,不知道说什么,就又说了声谢谢。

程清玙注意到她露出的胳膊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去外面花园吧,比里面暖和些。

梁书媞跟着程清玙的步子,从医院的另一个口出去,到了花园。

路灯下有一个饮料自助贩卖机,程清玙从里面买了两瓶。

他把一瓶牛奶打开,给了梁书媞。

她接过,看到他喝的是咖啡。

“谢谢。

“来香港玩?

“嗯。

“玩几天?

“四天,后天下午走。

“不多玩几天?

“好像台风快来了,不早点走的话,会被台风困住。

………

静谧的夜里,程清玙问一句,梁书媞答一句。

没有慷慨激昂,没有争锋相对,平淡到就好像白天才说过再见一样。

“来香港玩,没想过联系我?

粉饰太平里,终于有了道裂缝,令人猝不及防。

梁书媞忽不知怎么回答和搪塞过去,紧接着,听见他像是笑了一下,

“哦,对了,你把我删了,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

梁书媞瞬间全脸通红,去看他,男人的眼里,不像是笑意见底。

“我,只是想着,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男人这次没有说话,只是喝着自己手里的咖啡。

梁书媞此时电话收到消息,她打开看,是赵欣然的。

“小媞,我这会儿输上液了,在803病房。

接着,又有一条好友申请,她一点开,就看到了曾经熟悉的头像。

她看了看对面拿手机的男人。

“现在不是又见面了?

蒋文安查完病人,去医护人员茶水间给自己泡咖啡,听见几个护士在说话,他隐隐约约听见什么程医生之类的,他走了过去问

“程医生今天过来了?

其中一个护士长道

“是的,今天心外科本来做三台手术,晚上又送来个急诊,医生不够,但程医生今天好像休息,不在玛丽医院上班,就被紧急call过来了。

“人走了吗,没走我去找他?

其中一个护士突然扑哧一笑,

“刚才不久又来了个女病人,程医生让我带人家去看医生,让我从头跟到尾,我看他和病人家属也认识。

蒋文安干脆跟她们坐在一块儿了,

“女病人?程家人?他姐姐?

“拜托,二小姐我怎么会不认得,我看是从内地过来的,证件上是西藏的。

西藏的?蒋文安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4月份的事情。

当初乔治坚称自己没撒谎,亲眼看见程清玙给一个女孩提箱子,让他碰都不让碰。

莫非就是她?

“病人走了吗?

“没,还让住的单人病房。

“几号?

“803。

蒋文安值班的困倦顿时也清醒了不少,

“你们继续,我去看看病人。

他从茶水间出来,转身就按了电梯上楼。

803的房间灯还亮着,他敲了敲门,听见了“进。

他进去一看,房间只有病床上一个人,没有程清玙,但他还是走进去,从床尾拿出她的病历看,赵欣然,急性肠胃炎。

赵欣然本来以为是梁书媞上来了,结果进了个没见过的医生,也是个帅的,她也就沉默了。

趁对方看她病历的时候,她看了看他的胸牌,蒋文安,骨科。

骨科?

“咳咳。

赵欣然咳了两下,蒋文安放下病例,

“嗓子也不舒服?

“呃,不是,医生,我是消化出了问题,你是不是走错病房了?我骨头没问题。

这一下还把蒋文安给整尴尬了,他假装镇定地把病例放回去,

“程医生让我过来看看。

正说着,病房门还开着,却还有人敲门。

蒋文安回身一看,靠,站门口的不就是程清玙,和一个美女。

梁书媞还以为是给赵欣然治疗的医生,还很有礼貌问

“医生,我们可以进来吗?

倒是身后的程清玙回答了,

“不用管他,进吧。

等梁书媞进去后,询问赵欣然情况的时候,蒋文安发现程清玙的注意力全在跟他一起进来的女孩身上,这才晓得自己刚才猜错人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医生说输完液就好了。

梁书媞抬头看,还有一半,估计还得要一个钟头。

“那你打算医院住一晚,还是输完液,我们回酒店?

刚才梁书媞还没上来的时候,赵欣然上网搜了一下自己住的医院,结果一搜,好家伙,全港最贵的私立医院。

再往下看,有的评论说,光普通一晚的床位费都得2000,她一看自己住的是很明显的单间,顿时心底凉凉。

有一种涉世未深,被骗到倾家荡产的感觉。

所以当梁书媞问她的时候,她丝毫没有犹豫道

“回酒店,回酒店。

梁书媞便也点点头,接着起身对程清玙道

“剩下的我陪她就行了,你不用管了,回去休息吧。

“你们在哪个酒店住?

梁书媞估计他要送她们,便道

“就在跟前,离得很近,我们走路都能到。

蒋文安和赵欣然俩都十分默契不说话,全神贯注听梁书媞他们的对话。

程清玙还想要再说什么,看了一眼吃瓜的两人,只对梁书媞道

“你能陪我出来一下吗?我还有话要说。

他们走到了楼道的尽头,

“梁书媞。

他又叫了她的全名。

梁书媞抬头看他,等他接下来的话。

男人看了看手表道

“现在是夜里2点,天亮以后,9点我就要上班,这次是on call,你知道吗?

“知道,连续上36小时,你告诉过我。

梁书媞在回答完他的话后,心里立刻计算出,等程清玙再下班的时候,她应该都坐上了要回西安的航班了。

她心里忽然觉得遗憾,这也许就是造化弄人吧。

如果没有这次的不期而遇,这份感情应该永远埋在尘土中,不再见天日。

现在见了,她回去后,又要再花费很久的时间,来忘却。

“你还记得上次在贡嘎机场,你最后问我的话吗?程清玙问她。

梁书媞就像拉电影回放一般,思绪和记忆,直接跳回到当初,包括,那个吻。

“记得。

她回得坦然。

程清玙接着道

“这次轮我问你,你婚恋否?

深夜,人有时候是缺乏理智的,梁书媞在这一刻,情感是占了上风。

她想,既然他们接二连三的遇见,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哪怕最终没有结果,但是,至少快乐过?

“否,单身。

她给的是和程清玙当初一样的回答,这次,她清楚地看到对方笑了一下。

“好,我知道了,本来想说邀请你早上吃早餐,但我想,你和你的朋友应该很困了,明早还是多休息一会儿。

梁书媞心里觉得好像哪里又有点不对劲,接着听男人道

“很遗憾没办法陪你游玩,但还是希望你和你的朋友在香港玩得开心。

“等会儿我给你再留一个朋友的联系方式,如果你在香港遇到什么困难,联系不上我的话,可以打给他。

梁书媞渐渐觉得,自己刚才内心是有些自作多情了,虽然程清玙还是很绅士的为她着想,但又不是她以为的那种。

“好。

她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你回去陪你朋友吧。

“嗯,谢谢你,再见。

“再见。

程清玙到了医院的停车场,找到了自己的车,乔治已经坐在里面。

他上车坐到后排,又是习惯性捏了捏眉骨,

“麻烦你半夜还过来给我当司机了。

乔治倒不觉得,反而道

“您就应该像这样,忙一天,做几个小时手术,身体累的时候,就叫我过来,程家上下,也只有您一个人,最不会使唤人了。

“您十天半月都用不到我一次,我领薪水都领得不好意思了。

车子行驶在路上,程清玙降下车窗,感受夜里的风。

“梁书媞来香港了。

乔治一头雾水,

“梁书媞是谁?

程清玙笑了笑,

“就是那个你整天告诉蒋文安,我在西藏遇见的女孩。

要不是开着车,乔治很想扭回头去看程清玙,

“她来香港找您?

香港的风,始终没有羊湖边的风那么冷咧。

“她是来香港游玩,凑巧碰到的。

乔治通过后视镜,只能看到程清玙的侧脸,猜不出他的心思,又不知道该问什么,最后也只好说了一个“哦字。

程清玙没再说什么,等车子快开到深水湾别墅时,他才对乔治道

“我留了你的联系方式给她,如果联系不上我的时候,让她打给你,这两天如果她给你打电话需要帮忙,还请你帮我多操心。

一个“请字,让乔治有些如坐针毡,他开口时,难得谨小慎微,

“三少爷,您严重了,我会竭尽全力的。

车子停稳后,程清玙下了车,临关门时,想是怕乔治太大压力,又道

“她大概率是不会找我们的,我只是说万一。

“我明白,少爷。

程清玙门都关一半了,又打开,一脸郑重对着乔治道

“乔治,你以后,还是一直叫我阿玙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