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灯花笑

>

灯花笑

陆柔 著

柯承兴 现代言情 陆柔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灯花笑》,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夜雨寂寥,残龛灯焰。斑驳神像生了锈迹,在青烟中半面慈眉,半面金刚。殿中巨大水缸里,不时响起龟鳖乱腾带起的水花声,间或藏着些压抑的喘息,被悄无人息地掩埋。女子身姿单薄,站在神像脚下,扼着手中人的脖颈,不疾不徐地提问。她问:“陆谦被污蔑入狱,刑狱司提刑官范大人可知其中内情?”她问:“柯老夫人......

来源:cpwx   主角: 陆柔柯承兴   更新: 2024-01-16 12: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灯花笑》,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陆柔柯承兴,由作者“陆柔”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我今日上山,不是来祈福的。”她微微靠近,声音温柔,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开口。“我是来报仇的。”“哗啦——”一声...

第一章

夜雨寂寥,残龛灯焰。

斑驳神像生了锈迹,在青烟中半面慈眉,半面金刚。

殿中巨大水缸里,不时响起龟鳖乱腾带起的水花声,间或藏着些压抑的喘息,被悄无人息地掩埋。

女子身姿单薄,站在神像脚下,扼着手中人的脖颈,不疾不徐地提问。

她问“陆谦被污蔑入狱,刑狱司提刑官范大人可知其中内情?

她问“柯老夫人说陆柔主动勾引太师府公子,太师府公子是否对陆柔凌辱玷污?

她问“陆老爷进京路上路遇水祸,水祸是何人安排?

她问“常武县中一场大火,陆夫人身死其中,你柯家可在其中出力?

她每问一句,便将柯承兴的头按进水中一次,叫他体会被水溺的憋闷窒息感。

她一遍遍认真问,一遍遍将他往死里折磨,末了,还要平静地斥道“你怎么不回答?

他中了毒,口舌发僵,他怎么能回答?

他怎么能回答!

柯承兴浑身上下被水淋透,明明快至夏日,却如凛冬般寒气刺骨。他感到自己变成了旁人的案中鱼肉,只能任人宰割。绝望和恐惧萦绕着他,让他只觉比亡妻鬼魂缠上还要痛苦。

“王莺莺拖着他,如拖着一摊烂泥死狗,看向佛龛前的神像,轻声开口“柯大老爷,你一心贿神拜佛,难道就没有求过业报?

她低头笑笑,声音似带嘲讽“也是,世上要真有业报,何至于你如今锦衣玉食高枕无忧。可见菩萨低眉,不见众生。

“既然菩萨不中用,我也只好自己动手。

柯承兴惧到极致,不由地怒视着她,瞪着神龛前的佛像。

她怎么敢?

怎么敢当着菩萨的面,在这庄严神圣的地方杀人灭口?难道她就不怕报应吗?

王莺莺注意到他的眼神,似乎只在瞬间就明白了他心中所想,她道“你想问我为何不惧神佛?

柯承兴浑身发抖,望着她像是望向世间最可怕的恶魔。

她莫名笑起来“我不怕啊。

“我今日上山,不是来祈福的。

她微微靠近,声音温柔,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开口。

“我是来报仇的。

“哗啦——一声。

他的头再次被按入水中,水中龟鳖被这动静所惊,扑腾着窜开。不知是他的幻觉还是怎的,他像是在那最黑暗的深渊处瞧见了亡妻的影子。

亡妻神情温柔明媚,秀丽纯澈若百合,然而眉眼间竟与方才的艳鬼有三分相似。她笑着对他道“我妹妹,与我性情确实不同。

柯承兴浑浑噩噩,亡妻在说什么?她怎么会有妹妹,是王莺莺吗?

但王莺莺是陆家的远房亲戚,眉眼又怎会和陆柔相似?

还有性情——

陆柔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她走丢时还是个小姑娘,不过八九岁,尚未长开,表面上骄纵任性些,实则胆子小得很,遇见个蛇儿蜂子都会被吓哭。这些年不知过得如何。

走丢……

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蓦地,他突然想了起来。

不对!陆柔,是曾经有过一个妹妹的。

不是陆家远亲,不是王莺莺,是与陆柔陆谦一母同胞的亲妹妹,陆家最小的女儿,那个在七年前被拐子拐走、不知所踪的陆家小女儿!

柯承兴彻底想了起来。

那时候陆柔刚刚嫁入柯家不久,与他恩爱缠绵后,说起了一桩旧事。

说是陆家原本有个小女儿,陆柔的妹妹,七年前常武县瘟疫,陆家四口人都病倒,陆三姑娘一人撑着家,眼看当时陆家人都快活不成了,不知陆三姑娘从哪寻了几包药来,煎完饮下,陆家人竟渐渐地好了起来。

眼看着家中光景渐好,谁知陆三姑娘有一日出门没回来。后来街口有人说,见她跟着一个戴着幕篱的陌生人上了马车。陆家人忙派人去寻,什么都没寻到。

正因此事,陆夫人落下心病,一直郁郁寡欢,这些年陆家人也没放弃寻找失踪的小女儿,仍旧一无所获。

妻子小心翼翼地看向他“夫君,我听说柯家的窑瓷要送往各地,能否在送窑瓷的木箱上画上我妹妹的画像与名字呢?若是有熟人或是我妹妹见着了,说不准还能寻过来,此生亦有团聚之日。

他随口敷衍道“小事一桩,实则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来,柯家在陆家人面前刻意夸大生意声势,实则空有虚名,别说送往各地,在盛京生意也只是勉强维持。

二来,柯承兴也不认为陆家小女儿还能被找到。这么多年了,那小女儿多半是死了,要么被卖到了花楼青窑,寻回来名声也不好听。

何必花那个冤枉银子呢?柯承兴想,寻画师过来画像也怪费事的。

所以他口头上应承着,并未付诸行动。

后来又发生了丰乐楼一事,陆氏怀孕、身死,他又娶了秦氏,当初的夫妻闲话早已被他抛之脑后,偏在这时,他被人溺在水池中求死不得时,忽然想了起来。

王莺莺不过是陆家远房亲戚,何以为陆家做到如此地步,除非是陆家血亲。

陆家的小女儿还活着么?

这个女人,就是陆柔失踪的妹妹吗?

柯承兴满腹疑问,却无从说出,只觉得身子越来越沉,放生池的水缸似乎变得漫无边际,深不见底,池水也是漆黑的,如同地狱的无池。

然而在那一片漆黑中,又有灿烂的光亮传来。他看到一点火光,火光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伴随着锣鼓喧天,花烛红彩,竟是有人在新婚。

喜帐上挂着艳艳的同心结,红烛高烧,一双新人坐在榻前,手持杯盏,正喝交杯酒。

柯承兴看到身穿喜服的自己,满脸都是意气风发,而他对面的女子,娇靥如花,一头金银珠翠,发钗轻摇,望着他的目光含着脉脉情意。

她羞道“夫君,饮下这杯合卺酒,你我夫妻一体,生死不离。

他哈哈大笑,学着戏文里的书生立誓“我泥中有尔,尔泥中有我。我与娘子,今生今世,生同衾,死同穴。

倏尔花爆锣鼓声皆尽,有人的声音远远传来“救命!救命!

他张皇抬头,看见夏日午后的池塘边,满池红蕖艳丽似血,陆柔被家丁们按着往水中投去,她拼命挣扎,长发散乱,双手胡乱往上抓,抓住池沿不肯松手。他心中又急又气,一面嫌手下人动手太慢,一面又怕动静被旁人听见,于是走过去想捂她的嘴。

陆柔看见他,便不挣扎了,只从眼里静静淌下两行泪,木然望着他。

他别开眼不忍再看,用力掰开她的手,将她按进满池清荷,直到冰冷池水吞噬了一切。

有女子温柔的声音,一遍遍在他耳边回响“夫君,饮下这杯合卺酒,你我夫妻一体,生死不离啊。

一声惊雷,打破山夜寂静,闪电照亮残殿青烟,也照亮佛前人冷漠的眼。

她静静看着水缸里不再挣扎的人,轻声问“你是不是,很怕呀?

无人回答,唯有丝丝缕缕黑发如团团缠绕水草,漂浮在放生池漆黑浑浊的水面上。

“怕就对了。

陆瞳平静开口“我姐姐当时,也是这般怕的。

小说《灯花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灯花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