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替嫁后成将军宠妻

>

替嫁后成将军宠妻

淘余茶 著

古代言情 林舒月 谢宴舟

小说《替嫁后成将军宠妻》,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林舒月谢宴舟,也是实力派作者“淘余茶”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听闻谢宴舟要被当今圣上处置。与永安府有婚约的林府怕自家女儿嫁过去守寡将当初卖到春花楼的侄女赎回来替嫁。被老鸨培养成瘦马的林舒月认为替嫁过去守寡,平淡过完一生比被老鸨卖给别人做小伏低来得好。本着做寡妇的心嫁入了永安府。谁知将被处置的夫君竟活着回来了。-永安府人丁不旺,为了能多得子孙后代,祖上听信道士的话与林府定下亲事。传闻谢宴舟年纪尚轻就带兵征战沙场,生性暴躁,杀伐残暴,从不轻饶背叛之人。得知谢宴舟没死,为保全性命,林舒月在永安府谨慎过日子为自己谋退路。不久后原让她替嫁的表姐却想将身份要回去,林舒月担心身份被揭穿,趁谢宴舟出征不留痕迹地跑了。谢宴舟出征回来知晓此事,身披铠甲未来得及换下,便带领战马将士寻妻。最后找到了林舒月,他如释重负地将她拥入怀中,声音暗哑,“娶的是你,爱的是你,我只认你是我的夫人。”...

来源:fqxs   主角: 林舒月谢宴舟   更新: 2024-01-15 23: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林舒月谢宴舟是《替嫁后成将军宠妻》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淘余茶”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谢宴舟:“你先休息,我还有公务在身,还有往后别将军将军的叫我。”还没等林舒月开口回答,谢宴舟就推门走了,没给她反应的机会。风将木门吹的咯吱作响,显得凄凉万分,虽然林舒月对这个男人并没有抱有男女方面的幻想,但作为女人终究感觉被打击了,不知哪里惹得他来了又走。谢宴舟走后,林舒月已经预料到明日会是一种什么...

替嫁后成将军宠妻第4章 赶走在线免费阅读

谢宴舟吹灭了房中的烛台,声线偏冷,几乎没有感情“穿起来。

林舒月微愣,但也乖巧地淡淡回应了声,“好。

小姑娘站在床榻边,娇声回应,灯光虽暗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谢宴舟还是莫名觉得有些燥,心下对她软了些,“以后你不用再给我看。

林舒月想着她刚才应该让谢宴舟打消一些对她的怀疑了,不过她不能放松下来,她如今的处境必须要保全自身。

林舒月感觉对他没有最开始想象的那么畏惧了。

她在春花楼的时候难免看到一些男人仗着有钱有势欺负女人,而他却没有为难她,至此都没有过来碰她,哪怕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关系。

林舒月壮着胆子娇声问“将军,我服侍你睡下吗?

她作为一个刚过门的新婚妻子,问这句话的意思,谢宴舟不是不清楚,不过他并没有哪个打算。

谢宴舟“你先休息,我还有公务在身,还有往后别将军将军的叫我。

还没等林舒月开口回答,谢宴舟就推门走了,没给她反应的机会。

风将木门吹的咯吱作响,显得凄凉万分,虽然林舒月对这个男人并没有抱有男女方面的幻想,但作为女人终究感觉被打击了,不知哪里惹得他来了又走。

谢宴舟走后,林舒月已经预料到明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问责了,新婚夫君来了又走,肯定会有人揣测是她这个做妻子没将夫君服侍好,闲言碎语是免不了了。

不过如今已是这种情况,她只能欣然接受,只要身份不被拆穿她能够在这永安府平淡度过往后的日子也比被老鸨卖去给别人做小伏低的好。

次日一早,林舒月就被谢老夫人叫到慈南阁去问话。

谢老夫人的一副肃目面孔比昨日敬茶时还要让林舒月畏惧,昨晚谢宴舟没和她同房就从灵香阁走了,不必想肯定是来问责了。

林舒月乖巧站着,避免一个不对又惹些事出来,她只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昨晚为何没同房?姜慧芳抬眼责问。

“官爷说有事要处理,就走了。林舒月牢记谢宴舟让他别叫将军,她便开口叫官爷,她边说边抬眼看向姜慧芳。

姜慧芳年纪上来了,脸上的沟沟壑壑深重,稍微一皱眉就像是对方犯了什么罪不可赦的死罪,但其实她只是愁永安府没子嗣绵延后代。

永安府祖上世代单传,唯一到她那战死沙场的儿子那代多生了个庶子,但庶子身子差成亲两年还是没个子嗣,永安府永远冷冷清清,没声孩啼的响声,现如今嫡子成亲了又不同房,她真是心焦的心肝疼。

姜慧芳心想,早知今儿这样,她前日就不应阻止谢宴舟回去洞房花烛,心下一个劲悔恨碎嘴子多事。

林舒月长得可人乖巧,一双眸子勾人的很,姜慧芳就纳闷昨儿他孙儿看了不迷糊?

姜慧芳护孙子,直接把责任推给了林舒月,眉稍顿时竖起,“你没留将军吧。

林舒月不敢吭声,她昨儿确实没来的及留,但她不敢说,她没有靠山,每说一句话都要考虑清楚,倘若她说没来得及留,依现在谢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她指定要被冠以顶嘴的名头。

见林舒月不吭声,姜慧芳叹道,“我看你白长这么水嫩了,你要是拿不下将军的心,我只能给他纳妾了。

随后姜慧芳也知道光一顿指责林舒月也没用,便让她回屋自个儿反省。

林舒月回到灵香阁,翠蝶看她脸色不好,很是担忧便站在她身后帮她揉了揉太阳穴。

林舒月按住翠蝶的手将她拉到面前,“翠蝶,要不我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别跟着我了吧。

林舒月思索再三,她觉得事情迟早有一天会败露的,到时候牵连了翠蝶她觉得心疼,翠蝶虽说是老鸨给她的贴身丫鬟,但她一直把翠蝶当做妹妹看待,自己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分一半给她。

从上个月她从春花楼逃跑让翠蝶差点被打死开始,她就决定以后做什么事要自己担责,别让别人替她受着,她心里会始终过意不去。

翠蝶一听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年画娃娃似的脸哭成了个泪人,“小姐,翠蝶哪里做的不对的,你可以打我骂我,但别赶我走,我只有小姐一个人了。

她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父母去世早,当时为了将父母安葬,年仅五岁的她找了个人牙子把自己给卖了,林舒月一看她哭的泣不成声,心里酸的不行,把替嫁的事全告诉了翠蝶。

“你尽早走吧,你也听说过这个将军有多残暴,东窗事发我们都走不了。林舒月撑着额头。

“小姐,我不走,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翠蝶抽着鼻子。

林舒月伸手擦掉翠蝶脸上挂着的眼泪,叹气,“傻子,跟着我有什么好,我不愿让你去做通房受苦。

“小姐你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翠蝶眼神真诚。

陪嫁丫鬟一般是跟着主子,最后讨得主子欢心被收做姑爷的通房,但翠蝶从来没那样想过,哪怕这个将军姑爷再好翠蝶都没那个想法。

林舒月垂眸想着法子。

谢宴舟说是因为一个胎记能让永安府子嗣兴旺两家才定的亲,林舒月心想也许只要在事情暴露之前怀上孩子,她就能活下去。

但首先是要与谢宴舟洞房,但昨儿看来,谢宴舟好像对她不感兴趣。

老鸨说过男人都受不了女子勾引,如果有男人经受住了考验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有心上人且意志力坚定,二是要么身子有问题要么不喜欢女人。

而谢宴舟又是属于哪种情况?

林舒月想了一晚上没想明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没等林舒月想明白,屋外就有人来传话说她父亲来见谢老夫人了,林舒月自幼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一听人说是她父亲来了,便知是她那将她推入火坑又捞起来的舅舅。

许是听说了谢宴舟没死想法子要换回去了。

可林舒月如今是骑虎难下了,先不说谢宴舟知道了会怎样,就若是让谢老太太知道有旺子嗣胎记的人不是她,肯定也会立马将她赶出去。

小说《替嫁后成将军宠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替嫁后成将军宠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