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皇城后

>

皇城后

迎风等雨 著

小说推荐 王招艺

很多朋友很喜欢《皇城后》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迎风等雨”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皇城后》内容概括:我们的主人公是一个不能穿越,不能再生的真太监。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如果不在紫禁城,他的生活比常人更加艰难与困苦,不管多么艰辛,他都需要活下去,让我们走进他的人生,该走他不平凡的经历……...

来源:fqxs   主角: 王招艺王招艺   更新: 2024-01-15 23: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皇城后》非常感兴趣,作者“迎风等雨”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招艺王招艺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母亲掉眼泪了,招艺呀!妈可不是嫌弃你呀。别说你身上有味儿,你就变成啥样,也是妈的孩子,妈对不起你呀。王招艺对母亲说,专业净身需要二十两银子,我的小命儿都不值,我净身的时候是没有花钱的,生死都不能保证,所以做的不好。就是花了钱的,也不能保证身上就没味儿...

皇城后第4章 有钱也烦恼在线免费阅读

3. 明天就是招财相亲的日子,妈跟你说点事呗。

王招艺和母亲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听母亲说话。

你说吧,妈啥事儿?

妈说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呀,妈觉得你身上有点味儿。

王招艺手上干着一半的活,停下不动了。

是招财跟你说的吗?

王老太没有直说,只是说,我也闻到了。

王招艺的活不干了,坐在那儿不动。母亲似乎觉得自己说话有所不妥。

孩子你别往心里去,妈岁数大了,鼻子也不好使,眼睛也不好使。

王招艺说,不,妈你的鼻子好使,我身上确实有味儿。你是不是闻到了人七老八十卧在床上不能动时候的那种味道?

甚至说还不如那种味道,是一种尿骚味。

母亲掉眼泪了,招艺呀!妈可不是嫌弃你呀。别说你身上有味儿,你就变成啥样,也是妈的孩子,妈对不起你呀。

王招艺对母亲说,专业净身需要二十两银子,我的小命儿都不值,我净身的时候是没有花钱的,生死都不能保证,所以做的不好。

就是花了钱的,也不能保证身上就没味儿。

我们撒尿全是蹲着,而且大部分人都会尿到裤腿或者衣服上。所以我的身上什么时候都带一条手巾,那是因为我撒尿的时候需要用手拿他垫子,尿在手巾上就不会尿在身上。而这个手巾无论怎么洗它都是有味儿的,这也避免不了尿在身上,所以我的身上总是有一股味。

你们闻到这股味儿正常,我自己都嫌弃自己。

想叫我身上没有这股味儿是不可能的,这个味道会一直会伴随着我,一直到死。

能够减轻一点的办法,就是经常换衣服,经常洗。

王招艺的每一句话就像尖刀一样扎在母亲的心上。

母亲用颤抖的声音哭着说,没事儿娘给你洗。王招艺的哭,仍然是没有声音的。

娘我回来了,招财在外面边喊边往屋里走。

进屋就问娘和三哥自己做的衣服好看吗?

好看,母亲和三哥都说好看,新衣服哪有不好看的?

王招财这两天特别高兴,三哥给自己拿钱娶媳妇儿,娶的还是自己相中的姑娘。

其实他和老李家的姑娘大梅早就认识,而且互相喜欢。

只是自己家里没有钱,也没法提这门亲事。而老李家大梅,心中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因为老王家太穷也没法跟家里提。

虽然李大梅的父母也知道这姑娘的心思,但并没有把女儿嫁给王招财的意思。

可王招艺回来情况就不同了,老李家也听说了,王招艺给王招文孩子每人一块银元的事儿。

他不能够娶媳妇儿,但是他有钱呢,他弟弟娶媳妇他能不拿钱吗?所以老李家夫妇俩的心又活了。

李大梅这几天更是干活的时候嘴都笑的合不拢。

王媒婆来提亲,那自然是水到渠成。王媒婆又回到王家,通知了双方家长见面的日子。

这不王招艺拿钱给王招才做了一套新衣服好歹也算长长门面。

一大早,王招财就将大嫂大伯喊来,大哥到地主家上工去了,所以不来,不然的话大哥不善言辞,也不希望来到这种的场合。

王招艺没有参加,而是在前屋自己待着。

老李家倒也没有来外人,李家夫妇李大梅,还有就是王媒婆,这提亲到男方家是李家夫妇提的。

大嫂端茶倒水,忙里忙外。王老太和大伯乐的合不拢嘴。

倒是这王媒婆今天极不自然,有点手脚不知道往哪放,说话也有点吞吞吐吐,支支吾吾。

还好有大嫂在这之中周旋,也不至于冷了场合。

王招艺在前屋,由于王家之前人口众多。所以王家好房子没有破房子倒是好几间,开的门窗招艺倒是能听见他们说话。

不过他没有细听,他现在的心情特别复杂,他要不是太监,现在结婚的是不是他?

弟弟结婚会花了他多少钱?他既不希望钱花的太多,还希望弟弟的婚事能成。

母亲和大伯看着李大梅那就是一个好字儿,王招财那更不用说,看得心花怒放,大嫂自然也是没说的。

李家夫妇不怎么说话,李大梅低着头。王媒婆今天倒是不着急不往正题上唠。

无非就是王家的小子好,李家的姑娘好。可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往钱上唠,大嫂有点着急了。

就说既然那两个孩子都同意,家长也同意,那咱就说一说吧,着结婚吗?买两件像样的衣服,买点结婚用的物件,摆上几桌。王婶儿这都得你说呀,两家撮合着来吗?

王媒婆瞅了瞅李家夫妇,李家夫妇也看了看王媒婆,李大梅的头低得更深了。

王媒婆双腿并拢,双手放在双腿之间,搓着手心。纠结不知道怎么开口。

王媒婆的纠结是有原因的,昨天晚上李家把王媒婆请了去。

对王媒婆说要点彩礼,王媒婆也没觉得奇怪,毕竟王招财家现在是有钱的,人家要点彩礼那也理所应当。

但听说李家要的彩礼是五十快银元的时候,王媒婆有点懵了。在河间这个地方地主家娶媳妇也不一定能用五十快很元。

何况这是乡下穷人嫁乡下穷人,虽然说王家老三回来了有点钱,但你也不知道人家有多少钱。

这五十块银元,在这王花屯儿,除了王地主家,看来是没有人能拿出来。

所以王媒婆就做了难,问李家夫妇你们是咋想的?老李头说俺姑娘说了,叫俺要三十块银元。

俺大梅说话从来是不掺水有底气。那咱村的人都说老王家发了财变成了有钱人,我和孩儿他娘合计既然已经要了三十块,那也不差这点儿直接要他五十块,他们家老三再有钱不也是不能结婚不能要孩子的人吗?

将来不指望他俩的孩子养老吗?有钱放在老三手里还不如放在招财和大梅手里头,现在我们不要,将来还不一定是谁的呢。

王媒婆说,咱河间的地方穷,吃不上的饭的时候彩礼着东西根本就没有。

即使现在,在咱乡下,能拿出10块大洋彩礼的人就不错了,这五十块我可张不开嘴。

老李头说,村里人都说他家拿五十块没问题。你就给俺说说,俺也不会亏待了你。

王媒婆说,那要把这婚事给说黄了,你可不能怪我呀,你再想找这样的人家可难。

这王媒婆纠结了半天才开口,我也是一手托两家,不偏不倚啊,这结婚买什么东西摆多少酒席呀,那是后话。不管是多,不管是少,彩礼还是多少要给一点的。

大伯说那是那是,他王婶儿你就说吧。

王媒婆说,老李家养个大姑娘也不容易,出嫁了也想让她过得好一点,所以说呢。

老李家的意思是呢?屋里的气氛有点紧张。王媒婆伸出了一只手,将手指打开。

王媒婆说,50块银元,整个屋里老半天鸦雀无声。

李家的人和王媒婆坐在那儿全低头,王家的人全都是张大了嘴巴在那惊讶。

最后还是大嫂抬高声音重复的问了一声,五十块。

王招财有点傻了,他娘也有点傻了。

还是大伯说了句话,咱庄户人家一时半会儿也凑不起这么多钱,我们先张罗张罗,你看行不他王婶儿?

王媒婆可算找到台阶下了,说行,那咋不行呢?那我们就先回去听信儿了。行,行,行…

送李家人出来的时候,大伯不动地方,母亲也不动地方,大嫂眼睛都红了,又要变回到花二虎。

还是王招财送李家人和王媒婆出了大门。李家夫妇和王媒婆走在前面。

李大梅似乎有点不乐意走,走得很慢很慢。王招财追上她问,我不是告诉你要三十块吗?怎么就变成了五十块了?

要五十块让媒婆来呀,你家人别来呀,现在怎么办?想降都降不下来。

大梅眼泪在眼圈儿,

我说连十块都不要,你非要认我要三十块,爹妈听了一句话,索性就一起要了五十块,你还怨我。

王招财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李大梅哭着一步三回头的跟爹娘回家。

他俩的对话,王招艺在前屋听的一清二楚。

老李家的人都疯了吧,他家人咋不拿着刀上王地主家把王地主家给抢了呢?他李大梅再好呗,也能要出50块钱,王媒婆也是,要这些钱她也敢来提。

王老太知道这大儿媳人送外号花二虎。这是虎劲又上来了,不过说的也是在理,也就不搭理他。

王招财送完老李家人回来的时候,三哥已经从前屋房子里出来了。

看到三哥从这个屋里出来,王招财才想起来三哥,不然都把他给忘了。

这时候他感觉自己跟大梅说的话,好像三哥听到了。不过听到不听到也没有关系了,这门亲事是成不了了。

他俩进了屋,全家人一致的意见是不同意,王招财也在其中之一,

因为他不知道三哥能不能有这些钱。即使有,能不能给他拿这些钱?再说这五十快银元,在乡下娶媳妇确实是真多。

李家这门亲事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后来大嫂告诉招财,过几天嫂子给你说一门亲事。

咱村老花家的姑娘跟嫂子还有点亲戚呢,定不会这么黑。

还有我妹子家你水仙姐的小姑子,还没有出嫁,也是个不错的姑娘。

王招财只是嗯了一声,都没往心里去。

最近听说李大梅家都闹翻了天,李大梅每天干活的时候都是在哭,王招财心里也不是滋味。

这婚事没成,最大的毛病是在自己。他告诉自己做人不能太贪心。

这大嫂还真是办事儿,没过几天就把人领来了。

就是他三妹花水仙的小姑子,跟着一起来的,还有花水仙和他家的孩子。不过他们没有过来,就在大嫂家。名义上就说来串门。

王招艺知道花三虎来了,很想过去看看,但这话不知从何说起,也很不方便,就没提。

花水仙的婆娘姓张,大嫂领来的女孩儿叫张红,大嫂说你们就叫他小红吧。

这姑娘眉清目秀,长得也挺好看,在家里排行最小,干活自然也是最少。

长得可比李大梅白,个头也比李大梅高,王招财多少有点心动。但心里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感觉对不起李大梅。

小红在王家呆了半天,大家都喜欢,不过大嫂这次长了个心眼儿。

既不想让双方家长见面,也不提钱。吃过饭就领着小红回了家。

然后让王招文送花水仙,小红和孩子回了小张庄。

大嫂回来问招财,你看怎么样?招财不知可否支支吾吾。

大嫂心里有数,他也有七分乐意,王招艺和母亲感觉也不错。最后还是王招财问大嫂,那这彩礼的问题。

大嫂说,你放心吧,还能像老李家那样吗狮子大开口。

这花水仙,昨天从王花屯回来到现在心情就一直不好。虽说小红婚事看的不错。自己也去看了二姐。

回来的时候路过娘家,又拿回来了5斤小米儿。

但回来听说,小红的亲事,婆婆张嘴就要三十块银元,心里特别别扭。

感觉钱要多了,二姐这媒要难当。再有就是自己嫁过来的时候要十块钱都没有。管人老王家张嘴要三十快。

如今自己一个人带一个孩子要钱没钱,要粮没粮,活的有多难只有自己知道。

娘,娘,二姨来了。

来就来呗,你嚎什么?既不是来看你的,也不是来看我的。

你着脾气就不能改改,不怪人家管你叫花三虎,花云仙说。

你要能改也没有人管你叫花二虎,还有那花大虎嫁的太远,不然咱姐仨一群虎。

花云仙说, 你要这么说话,我可回去了。

回去,你回去啊,你要是回去我的饭做给谁吃?我的粮食多金贵你不知道啊。

花云仙说,过得这么难,你就找个人家呗,

才一年就找地儿啊,说得出也做不出啊。说吧,是不是为昨天的事儿来的?

饭好了,进屋吃饭,边吃边说,往屋里走的时候花云仙说,你把这墙拆了不行吗?

我就不拆,他老张家还能饿死我孤儿寡母不成。

花云仙说,老王家上上下下对小红印象还都不错,我来是想问问你家婆婆这彩礼的钱。

花水仙说,不用问了,三十块。

花云仙说,这么多,

多吗?他老李家要五十块多,我老张家要三十块还多,

花云仙说,这事你咋知道?

村挨的村一泼尿的距离,啥事儿不知道。再说了,俺小红嫁过去,他有个妈再有个太监哥哥不都给他们养着吗?三十块钱多吗?

听说你家招艺挺有钱的,你不说回来就给两个孩子,一人一块银元吗?你老王家还能差钱?

二姐你告诉我,你家老三有多少钱。

花云仙说,我可不知道,他那钱挣的可不容易,给我两块银元,我就老知足了,不敢多想,你问这事儿啥用啊?

花水仙说,赶明儿我也去要两块去。

花云仙说,你就虎吧。

回来的路上,花云仙想,三十块钱这事儿也有点悬,感觉自己做了难。

果然回到家一说无人吱声,最后还是大伯说的话,没钱想办有钱的事难,有钱了想不用钱办事儿也难。

最反对的人还是招财,因为他心里还想着李大梅。

王招艺说,要是我没回来,有十几块银元,娶谁都不是问题,就是看中我手里的钱了。

他眼睛盯着招财对大家说,那我就花点给他们看看,修房子,大家都被王招艺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弄懵了,王招艺重复了一遍,我要修房子。

2023年6月15日

小说《皇城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