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

>

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

芏蔚 著

古代言情 林守慎 沈清叙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芏蔚”大大创作,沈清叙林守慎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传统古言宅斗 手撕渣男渣女 破镜不重圆】(聪颖清冷贵女

来源:fqxs   主角: 沈清叙林守慎   更新: 2024-01-15 23: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是作者大大“芏蔚”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清叙林守慎。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她笑着让人帮她梳洗,“姐姐可知是什么事?我好回母亲。”香培似笑非笑地道:“是林姑母的儿媳来了。”一说这个人,沈清叙便明白了七八分,将手上戴的一对羊脂白玉龙凤镯褪了下来,放进妆奁中,换了一只质地和色泽普通的翡翠镯子戴上,道了久候便跟着她来见林母。这位林姑母的儿媳金氏是个三十多的妇人,当年林守慎一人得...

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第四章 燕窝在线免费阅读

江七娘才管家没几天,林母房中的大丫鬟香培来静思斋中请她,当时她正坐得笔直,在房中练字,听见林母房中人的声音站起来迎了迎。

“老夫人请夫人往那边去一趟,说有事要问。

她笑着让人帮她梳洗,“姐姐可知是什么事?我好回母亲。

香培似笑非笑地道“是林姑母的儿媳来了。

一说这个人,沈清叙便明白了七八分,将手上戴的一对羊脂白玉龙凤镯褪了下来,放进妆奁中,换了一只质地和色泽普通的翡翠镯子戴上,道了久候便跟着她来见林母。

这位林姑母的儿媳金氏是个三十多的妇人,当年林守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将乡下的所有亲戚都搬到京城,他们住的房子都是沈清叙的陪嫁。那日林守慎请的七大姑八大姨中就有她。

见沈清叙进门,先是站起身笑呵呵的望着她,牙齿上沾了些刚才涂的口脂,红艳艳的像是刚刚吃过人一般,反倒将她看得尴尬。

沈清叙朝她福了福身子,她笑着一把将人抓了起来,动作粗鲁得让林母都不禁蹙眉。以前她不会在意那么多,她们怎么她有她的教养,一直忍受着,现在不一样,她只想摆脱林家人。

她往上面纳福,“母亲不知找我何事?

林母说话从不拐弯抹角,直剌剌的问“今日你堂嫂是来问问,怎么这个月的燕窝还没送去?你姑母身子不好,要将养着,早些打发人送去。

“母亲,账本和家里的对牌钥匙那日我已经送给了江姨娘,上面的开支记得一清二楚,想来是江姨娘忘了吧。

林母听得蹙眉,见这么点事推来推去的,不免在林家其他几房跌了份子,一时间有些上脸,让人去请了江姨娘。

金氏虽说不是高门大户出身,在年轻时也和镇子上的富户打过交道的,听说小妾掌家,啧啧称奇道“舅母怎么那么糊涂,让一个小妾掌家,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别说哥儿现在是正四品了,咱们在县里住的时候,县太爷的大老婆被小妾压了一头,出去不仅笑大老婆,连县太爷搞不好要吃官司。

这几句话吓得林母脸都绿了,一脸我不信的望向沈清叙求证,她微微一笑“有些官员抓不到对方的小辫子会从这事上下手,不过母亲放心,这种事一般不会发生。

吓得林母唉声叹气,林守慎自小失怙,她将儿子一手拉扯大有多不容易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冬日泡在冰水中给别人浆洗衣物,就是为了能让儿子在看书时用上手炉。

她的心早已枯竭,听不得半点对儿子不利的事,待江七娘来时,顺着气扶着椅子手柄站起身问“你姑母这个月的燕窝你怎么没给?

她这几日算是搞清楚了,为什么沈清叙会急匆匆的将账本送过来给她,原来是一堆烂摊子,这人要这样,那个又要那样,她正想找她问是不是她为了藏匿钱财弄的鬼,便上门来要了。

江七娘望着沈清叙,柔柔弱弱地答“母亲,您是知道慎哥哥的俸禄…….既是大奶奶手上给的,自然也由大奶奶接着给事情不就解决了?

林母看了她一眼,她真是把不要脸体现得淋漓尽致。林家的亲戚要的东西是她拿孝道压着沈清叙给的,今日转手给别人,自然由掌家的人想办法给了,不然她的老脸往哪里搁。

“要么你就将掌家的权利交还给清叙,要么你拿出来继续给。

林母的话很明确了,江七娘一边舍不得拿出钱来,又舍不得将掌家权交出去,一时间支支吾吾,倒是清叙很明确地道“掌家的事不易换来换去,我瞧着江姨娘很有天赋,家中比我管时井井有条。

屋中的众人见她如此推脱也不好硬压,不然脸上写满了将你的嫁妆拿出来供养林家的亲戚,彼此都难堪。

“既然这样,你从哪里挪挪,给姑母送去。

江七娘不敢和林母拗,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答应尽快打发人送去。

事情解决就没必要在大厅等着,沈清叙退了出来,正要往小院去,却被江七娘叫住了。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带着不善的语气道“你可真是厉害,把这个烂摊子甩给我,自己高枕无忧。

沈清叙不言语,她身边的大丫鬟香菊皱着眉头,“姨娘可知,哪怕你是良妾,对主母也要有起码的尊重…..

一只手压着她将她话语打断,她转头望着沈清叙,将刚才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在江七娘看来,两人是在她的谩骂声中落荒而逃。

“夫人为何不惩治她?

“不仅不能惩治,还要让她尝点甜头,人嘛,一旦陷入那么点点权力,就容易不能认清自己。古来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还少?

香菊笑着点点头,不过她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家小娘子一夜之间像变了一个人,以前对着林家巴不得掏心掏肺,还是要被林母不停的聒噪,如今她撩开手了,林家人仿佛一夜之间懂得尊重人了。

不过这倒让她很高兴,扶着小娘子进门,“那奴婢给小娘子做沉香熟水,怎么样?

她点了点头,此时她更重要的事是救弟弟,重要的是她怎么样才能让弟弟认清叔叔这家人呢?母亲的嫁妆几乎都在她手中,这是她母亲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的,而且林家人也不知情。

上辈子她们算计了她的所有东西,唯独她母亲的嫁妆,依旧完好。

她和弟弟自小生活在叔叔一家的捧杀中,只是渐渐的她岁数大了些,对她们也慢慢疑虑,对他们指的婚姻也存疑虑,但也一心想要好好过日子。

她正想找个什么理由要回娘家去,外面景夕便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说是侯府来了人,说小爷落了水,正在发烧呢。

惊得她差点从从椅子上跳起,前世这时候可还没这出!

小说《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侯府嫡女手撕凤凰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